黄大仙免费资料大全

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进行时

“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家”——追寻兰发连及其随身红军竹筒系列报道之三

青山叠翠、碧水潺潺。从湘江源头的湖南省永州市蓝山县,到老家的林深水美的宁化县治平畲族乡,山水相隔、几度梦回,老红军兰发连不知发出过多少次喟

“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家。”每次在蓝山县文物管理所,看到父亲的随身红军竹筒,兰发连的四女儿兰桂英都禁不住眼眶湿

1934年,年仅15岁的兰发连,踏上了红军长征之路。他不幸受伤失散,是蓝山人民给了他第二次生命。从此,他在那里开启了一段自己从未预料到的两地情缘

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

1934年,位于治平畲族乡治平村凉畲自然村的兰家,每一次接到长子兰发连托人在长征途中写来的书信时,一家人都高兴万分。红军长征,至亲远行,烽火岁月里,每一天都是未知的生死之数,一封家书是对家人最大的慰

可是,就在那年底,家里收到兰发连托人从湖南“南山坝”寄出的最后一封家书后,一晃30多年过去了,再也没有任何与他有关的音

当年,4000多人口的治平畲族乡,就有600多人踊跃参军。“妈妈送我上战场,莫辱家门与故乡。”后来,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成为了宁化县革命烈士英名录上的烈士,甚至许多人还来不及留下自己的名字,就已在革命的征途中壮烈牺

在一次次传回家乡的噩耗中,兰发连的母亲时而心情低沉,担心儿子像其他老乡那样遭遇了不测;时而又宽慰着自己,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

可是,战火纷飞的岁月里,在这个闭塞的山村里,老人再也没有盼到儿子的来信。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后,家中的门楣挂上了“光荣烈属”的木牌,老人仍在心底盼着儿子有一天能够安然回

回家!这是客家人心底最深的情结。“父亲没有一天不想回家。”兰发连的大女儿兰开秀回忆起了自己的小时候。那时,不到10岁的女娃,跟着父亲上山砍柴,光路上就得走半天。小开秀走累了,直喊着要父亲

兰发连抱过女儿,平时沉默寡言的他,突然打开了话匣子:“这要是在咱们老家治平,房前屋后都是山,随便捡点柴都烧不完。哪里要你走得这么累呢?”后山的柴、院前的草、故乡的奶奶……只有讲到这些时,他才会变得滔滔不

绿水青山有人家。老家秀美的山上种着成片的竹子。上半年,父亲总是跟在奶奶的身后挖笋砍竹,送到厂里去做纸。老家的玉扣纸,十里八乡都有

等到了下半年,墨绿的竹子越发硬朗,便可以砍回家劈成竹篾。奶奶用它们编成箩筐、斗笠、筛子,手可巧了……从来没有回去过的老家,从来未曾谋过面的亲人,因着父亲的讲述,在年幼的兰开秀心中,逐渐有了清晰的轮

兰开秀记得,目不识丁的父亲,一次又一次托人给治平老家写信,每一次都是石沉大海,总是没有等来回音。一直到兰开秀上了学,父亲便将给老家写信的任务交给了她。信里,满是对亲人的思念、对故土的眷

收不到回信,联系不上老家。那些日子里,随身红军竹筒成了父亲想家时唯一的精神寄

“父亲的竹筒用一块黑布包着,那块布还是离开家的时候,奶奶给父亲包衣服用的。”兰开秀说。父亲的这个宝贝,她和弟弟妹妹都不敢去

竹筒放在家里二楼的房间里,晚上待孩子睡下,父亲就掌一盏灯,小心翼翼地打开黑布,一遍一遍地用手抚摸着这个从家乡带出来的宝贝。从未上过漆的竹筒,竟生生地被摩出了一层光

这样的思念,兰开秀一次次地帮父亲写进回乡的信里。思念总是无休无止,随着生活在不断延展。“太福”,这是兰发连给儿子取的名字。“闽湘”,这是兰发连给外孙取的名字。福是福建的福,闽是八闽的

直到1971年,寄往老家治平的信终于有了回音!“崽啊,你叔叔写信来啦!”父亲的声音里充满着喜悦。信是撕开了口的,父亲已经迫不及待地找人给他念了信。这封回信,他已经等了太多

当时,兰开秀刚参加工作,因为工作地点离家远,常常一两个月才回一趟家。那天,她刚一进家门,父亲就迎了上来,脸上洋溢着平时根本见不着的笑容。因为父亲的牙黑不好看,平时从不大声说话,就连笑起来,都会下意识地用手捂着嘴。那天父亲的笑容,令她永生难

信是兰发连的弟弟兰发通寄来的。他在信中说,自己很早以前就改了名字叫“兰金伙”,家里的住址也变了。所以,两年来蓝山寄回去的信,家里根本没有收到过。这次能够联系上,还多亏了兰发连的妹夫江成

原来,江成辉当时就在兰发连老家担任武装部部长,看到几封长期无人认领的信件,便想拆开看能不能帮着找到信的主人。无巧不成书,没想到,信拆开一看,落款的名字竟然如此熟悉:“兰发连”——自家的大舅哥还活

“你找时间快回老家来看看啊。”信里,亲人的呼唤,牵动着兰发连的心。回家,从此成了他最大的心

“爸,我带你回家!”1975年,兰开秀做了自己一生中最让父亲高兴的

刚结婚不久的她,和丈夫商量,拿出了家里全部的积蓄1000元钱,帮助父亲兰发连回宁化老家探亲。要知道,当时她和丈夫一个月的工资,合起来还不到75

那年的“五一”,兰开秀带上父亲启程了。一路风尘仆仆,一辆班车接着一辆班车地换。5月3日下午,她陪着父亲终于回到了他阔别已久的老

回老家到访的第一站,是当时宁化的曹坊公社,兰发连的大姐嫁到了这里。“母亲一见到舅舅,激动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两个人抱在一起,哭了起来。”兰发连的外甥雷隆兴回忆起第一次见到舅舅时的场景。当时刚30岁出头的他,也在一旁感动得落

次日一早,兰发连就带着女儿急着往治平家中赶。“当时车都还没停稳,姑丈江成辉就在窗外指着车上的父亲说,‘肯定是他,肯定是他!’”兰开秀循声望去,也一眼认出了未曾谋面的叔叔,兰发连兄弟俩长得实在太像

跪在母亲雷氏的墓前,兰发连足足静默了半个多小时。母亲终究是没能在有生之年盼到自己回来。离乡40余载,当年未及弱冠的少年,再返乡已是两鬓白

血脉相连的亲情阻不断,只是,乡音能懂却已难言。兰家兄弟俩都不太会说普通话。听着曾经如此熟悉的治平乡音,兰发连一开口却早已满是蓝山口音。兄弟俩常紧拉着对方的手,搂着对方的

“我父亲的耳朵不好,跟别人很少交流。大伯回来的那几天,他们说的话也不多。”兰金伙的儿子兰延寿回忆。这背后其实是风雨岁月的无

离别时分,兰发连在女儿的催促下,双脚向外走着,可是头却始终回向家的方向。家乡啊,总想着多看一眼,再一

“你们都要像大姐这样好好读书,等长大了,再带爸爸回老家。”回到蓝山家里后,兰发连不止一次地跟其他几个孩子说这

10年后,三女儿兰竹英、四女儿兰桂英陪着父亲再次回到宁化老家。父亲应邀参加宁化县红色政权成立55周年暨中央红军长征胜利50周年纪念大会。这意味着兰发连终于回到了组织的怀

这时,兰发连得知当年宁化6000多子弟参加长征,最后只有58人成功到达陕北。“是蓝山人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。”兰发连此后常常地对子女提

重返宁化老家,兰发连的喜悦溢于言表。回到蓝山之后,他将座谈会发放的纪念画册、纪念茶具,同1975年返回老家时的客运车票一起,锁进了箱子里小心珍

如今,蓝山兰家所在湘水绵长,治平畲族所居草木青翠。而兰发连随身红军竹筒,仍在无声地守护着红军长征往事。藏。起。抱。事。眼!情。肩。霜。了。泪。家。元。事。 乡愿。着!辉。忘。年。闽。亮。碰。托。 信恋。廓。名。绝。抱。家。息。牲。讯。藉。。” 书……润。叹。本报

(作者:宁化记者站 刘才恒 记者 李顺亮 李远明 曾凤清)